当前位置:主页 > M馨生活 >看护、厨娘、娼妓,关于婚姻市场的真相:《毒妇》(2013) >

看护、厨娘、娼妓,关于婚姻市场的真相:《毒妇》(2013)

2020-07-26

 看护、厨娘、娼妓,关于婚姻市场的真相:《毒妇》(2013)

  日剧《王牌大律师》中,被关进看守所求处死刑,却还满嘴啵亮唇蜜、慢条斯理磨着指甲的蛇蝎美女安藤贵和在现实生活中真有其人。她的名字叫做木嶋佳苗,被控以煤球谋害至少三名在相亲网站上结识的男性,骗取高达一亿日圆的财物,杀人同天仍不忘更新自己的部落格,写下:「护手霜果然还是要用欧舒丹」之类的文字,落网之后依然态度傲慢,听着检察官声泪俱下的陈词,还笑出来了。

  唯一的不同,是她完全不是个美女。

看护、厨娘、娼妓,关于婚姻市场的真相:《毒妇》(2013)

  你很难说究竟是哪件事情比较震惊日本社会,究竟是出现史上难得一见的女性连续杀人犯,还是这位色诱猎杀多名男性的犯人完全是个恐龙?一般人想像中的婚姻诈欺杀人魔,应该要长得像饰演安藤贵和的女演员小雪那样,有着令人前仆后继的冷豔外型。另一个通俗的想像是,婚姻诈欺犯应该是谄媚卑微的,至少不应该传「不是说好要汇一百三十三万吗?我很怀疑你的诚意在哪里!」这类的简讯。木嶋佳苗违背以上所有常识,她相当的胖,五官并不好看,而且几乎都是在认识第二天就开口要钱,态度理直气壮:「因为我现在是学生身分,所以我们的交往必须以经济的援助为前提。」

看护、厨娘、娼妓,关于婚姻市场的真相:《毒妇》(2013)

  儘管欠缺直接证据,但是日本检方相信佳苗杀死了:一位丧偶的八十多岁老人、一位四十一岁没交过女友的停车场管理员、一位沈默寡言的五十三岁系统工程师,至于只是诈财的对象则是不计其数。这三位男性留下的纪录都显示他们在生前与佳苗度过了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儘管最后不是死于烈燄之中,就是死于煤球产生的一氧化碳。遇害的停车场管理员与父母同住,很爱批评女人的长相,尤其爱批评时下女性有公主病。当他与佳苗第一次约会回家时,他告诉母亲,对方是个胖子,不过可以凑合着交往看看。说是这样说,接下来就完全「晕船」了,不到两个礼拜,他就满口「佳苗做菜好好吃喔」、「她很用心祭拜父亲的牌位喔」,嚷着要跟佳苗结婚,在最后一次与佳苗出游之前,妈妈帮他打理了衣裤,他自己则去买了两瓶精力饮料「MAKA的元气」。

婚姻的本质就是交换?

  这样的细节很有既视感。全程记录了旁听心得,《毒妇:木嶋佳苗的百日审判旁听记》一书的作者北原Minori评论说,男性意外的是一种很有安全感的生物,不管在身体上或是心理上都是如此。不只一位佳苗的受害者,在旅馆里被迷昏两次以上,受害的八十多岁老人,整整被迷昏送医四次,但却没有人因此觉得蹊跷。如果是女性,第一次被迷昏的时候就吓到报警了吧。不过佳苗没有出色的外表,究竟是怎幺吸引到这些男性的呢?她的相亲网站履历写得落落长,看起来很严谨,不过大意就是:「我的职业是个看护,擅长厨艺跟钢琴,正在念研究所。真心想找结婚对象,年纪大也没关係,不排除闪电结婚跟生子,只想玩玩的人别来!」

  擅长厨艺跟钢琴的确是事实。佳苗出身于北海道的没落地方士绅家庭,已故的父亲热爱英国文化,总是穿着优雅得体,很会做烟燻鲑鱼之类的西方料理。母亲是钢琴教师的长女,热心于妇女会之类的活动,但与父亲感情不睦,最后离婚收场。佳苗继承了父亲的优秀头脑,跟母亲的活力,然而却用在奇怪的事情上。她高中毕业后坚持不升学,远赴东京之后随即开始在约会俱乐部卖春的生活,接着就是在相亲网站上诈骗度日。她说自己没有考虑过靠劳力生活,因为不适合。诈骗所得的钱,除了买鲜红色宾士、饭店午茶、名牌衣服花掉之外,还拿去缴了异常昂贵的东京蓝带厨艺教室学费。不过她在那里没交到什幺朋友,那里的学员大多是有钱人家的女眷,她们只记得有个看起来寒酸的胖女人,上课异常认真发问。那些尊贵而悠闲的同学,听说曾与杀人犯一起上课,还吃了杀人犯做出来的点心,都吓到呕吐而且哭了。

同一张桌上的两种白蚁

  佳苗或许很擅长製造恋爱的气氛,又精明地发现「看护」这个行业对于中年以上男子很有吸引力,加上做得一手好菜,因此她的外型从来没有造成阻碍。北原Minori甚至毫不客气的说,比起美貌但是会哭会闹的女人,相貌平庸但是不流露真正感情的女人更有吸引力。在婚姻市场上,女人早就知道没有白马王子存在,但却仍有很多男性以为凭着金钱就可以交换到看护、厨娘跟-也许他们没注意到吧,但事实上的确是-娼妓。

  「援交跟新专职主妇,就像附着在矮桌上的白蚁。」这是日本女性主义批评家小仓千加子的言论,佳苗在十六岁时就读过小仓的《松田圣子论》,并且在学校作文里提到。援交固然是少女卖春的一种委婉说法,新专职主妇则是指那些立志嫁给经济能力优秀的男性,除了成为专职主妇外别无他想的女人。日式矮桌,是日本家父长制度的象徵,卖春的女人、一心想当家庭主妇的女人,对于小仓来说是一体的两面,都是社会的蛀虫。表面上有好女人跟坏女人之分,但骨子里一模一样。

  木嶋佳苗在法庭上残酷冷静的描述她对行骗对象的厌恶,但是从未承认杀人或者诈欺。她说,那只是失败的恋爱而已,她对结婚对象有诸多考虑,至于拿钱也是对方心甘情愿。她毫无悔意的态度,或者说整个日本社会未审先判的气氛,让检察官与法官显得气急败坏。令人不安的,不只是因为她诸多没有直接证据的罪恶犯行,而是她揭开的那个社会毁坏的帘幕缝隙──男人沉迷在自己不切实际的,关于婚姻,关于爱情的甜美幻梦之中,而这个甚至称不上美女的女人毁了这一切。

书籍资讯

《毒妇:木嶋佳苗的百日审判旁听记》,北村Minori(2013)。

[TAAZE][博客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