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X生活馆 >瓜拉勿述建筑物独特吸睛 >

瓜拉勿述建筑物独特吸睛

2020-07-24

瓜拉勿述建筑物独特吸睛瓜拉勿述,是一个在游客奔往停泊岛时不得不经过的码头小镇。不少游客总是匆匆拖着行李箱,赶鸭子似的奔往阳光与沙滩,只留下欢乐笑声背后的一阵寂静。然而一场补选,全国焦点总算回到瓜拉勿述身上,重新发现这座渔村的存在。旅人的“擦身而过”,常使他们错过了当地人独享的绵长海岸线――阿逸达瓦沙滩(Pantai Air Tawar),更不用说市中心饶富伊斯兰文化色彩,一栋栋犹如袖珍版“小布城”的行政大楼,而得天独厚的人文及自然环境,更让瓜拉勿述成了一座风味独特的驿站。瓜拉勿述为旅游而生,却未因过客来来去去而喧闹起来,反而每年11月至隔年4月的季风气候,让当地居民贯彻“忙半年,歇半年”的工作态度,造就了当地闲适缓慢的生活模式。认识瓜拉勿述这座小镇,最好的方式就是用双脚漫步,享受海风不断吹送过来,为炎热的午后退去一些高温,让双眼饱览当地独有风景。瓜拉勿述,被称为“小布城”也不为过,因其市内的建筑物各有风姿,且设计独特。其县属行政大楼集中在甘榜拉惹的主要道路两旁,且每栋建筑物风格不同,但整体建筑物群的外貌设计又不失和谐。左端开始是一家图书馆,砖红色的屋瓦层层叠叠的形成一个“A”字形,覆盖了三分之二的建筑物,独特的屋顶造型非常吸睛,即使不想阅读的人,也想走进这座图书馆沾染其气质。图书馆毗邻的建筑物,乃形状最为特出的地标建筑物,即使是远远看到它的人,都能快速被吸引向它靠近,那就是当地的清真寺。该座清真寺有别于一般建筑物,形状犹如一把尚未撑起的马戏团“帐篷”,其皱褶的弧度极为绚丽,似準备向来客展示一场华丽的表演。独特建筑物富丽堂皇从清真寺遥望马路对面,则是“积木造型”的土地局办公大楼。如果以积木形容的话,土地局底层则为两格积木,第二楼则是三格积木,依此类推,逐渐构成一座“上围丰满、下围苗条”的独特建筑物。而土地局旁则是勿述联邦大楼,粉红色与白色交错相间,让沉闷的政府机关瞬间活泼起来,巧妙的用色,让建筑独特更为突出及美观。宗教局则是位于联邦大楼的左侧,大楼镂空雕刻的屏风墙,直接明了地呈现伊斯兰文化的建筑风格,既庄严又不失富丽堂皇之感。不同风格的每栋建筑物,互相争艳及相映成趣,缺一不可,若没有如此宏伟的建筑物分别坐落在当地,也就无法构成一幅壮丽的“小布城”建筑群。阿逸达瓦沙滩手牵手吹海风提到甘榜拉惹,不能错过当地人“私房推荐”的阿逸达瓦沙滩,每逢日落时分,总会出现不少大手牵小手的画面,有者是父母牵孩子,有者是情侣携手漫步,享受一天结束前的悠闲时光。瓜拉勿述的人口多达98%为马来裔,而适逢斋戒月期间,沙滩少了孩童的玩乐声,随风飘扬的风筝也不见蹤影,剩下不断拍打岸边的海浪。虽然阿逸达瓦沙滩不能媲美停泊岛的细白幼沙,但海风不时飘送过来,在耳边呼呼作响的“音符”,犹如一阕大自然交响乐。壮观“断崖”而阿逸达瓦沙沙滩自然成形的“断崖”也非常壮观,高度有如一个成年人的身高,但附近无人可询问,无法得知“断崖”如何形成,不过,看见沙石栉比鳞次的堆叠而成,不禁讚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这也常成了另一道被游客忽视的亮丽风景。阿逸达瓦沙滩不仅有延绵的海岸线,且有高树及凉亭点缀其间,因此,即使是在艳阳高挂的大白天,仍有不少民众到树荫及凉亭下赏景。停泊岛兴起渔业华裔纷转行五十多岁的王碧音自孩提开始,就随着父母从吉兰丹迁至此地,最终选择在瓜拉勿述扎根,至今超过四十多年不曾离开。“以前华裔生活辛苦,为了找吃到处搬迁,父亲最后搬到这里,开了一家杂货店,然后一家就安顿下来数十年。”瓜拉勿述的华裔,多数从外地搬迁过来,然后群居在前往停泊岛的码头两侧,人数不多,但也不失一个“小据点”。日落时分,三五成群的安哥安娣拿着一张椅子,就在茶室外聊天喝茶,日子久了,也成了当地人惬意的生活习惯。忙碌工作一天后,王碧音一边品着咖啡香,一边忆述她与瓜拉勿述的成长过程。“以前瓜拉勿述很落后,真的很落后,到处都是黄泥地,没有柏油路,我们除了上课以外,其他时间都待在家里。”她说,学校很简陋,都是用亚答叶盖顶,读书也得跑到巴西富地(Pasir Puteh)上课,而今时已不同往日,现在小孩只需前往临近的日底即可上学,车程也只需15分钟而已。渔村转型成旅游小镇对于当地人来说,以前的停泊岛,只是距离岸边30分钟船程的一座不起眼岛屿,他们只是将之当成可一日来回的休闲地点,但没想到停泊岛却在10年前突然“爆红”,陆续吸引一批又一批的游客前来。瓜拉勿述的命运也因停泊岛的带挈,而逐渐从渔村转型成旅游小镇。王碧音有一个姐姐及两个弟弟,两个弟弟经营旅行社,主要负责停泊岛的旅游。由于11月至隔年4月是吹季候风季节,海浪非常大,不适合前往停泊岛游玩。所以在“歇业”的时间,有些继续营业,有些干脆关门休息,到处走走玩玩,待下一批游客前来时,才开始重新投入运作。王碧音喝完最后一口咖啡,起身离开茶室,顺着码头河畔漫步,傍晚的码头人烟稀少,只有船只安静地停靠在岸边,随着水波摇晃着。这种漫步生活的态度,不是大城市步伐的生活节奏,而有赖于季风气候的影响,当地的旅游及相关行业也自然形成“忙半年,歇半年”的营业模式。“华裔过去都是渔船老闆,而停泊岛被发展成旅游胜地后,几乎没有华裔从事渔业,大部份交由巫裔挑起渔业担子。”她形容,当地华裔与巫裔相处非常融洽,有时巫裔朋友也会前来她的住家作客。鱼饼每天只生产60包众所周知,东海岸鱼饼是巫裔土产,但瓜拉勿述却有一名华裔妇女製作的鱼饼在巫裔社群中立下口碑,成为瓜拉勿述知名的鱼饼商家。66岁的张凤玲也是从吉兰丹搬迁至此。她说,当初因收入微薄,必须学习一门手艺才能三餐温饱,她逼于无奈,只好求助神明指点迷津,而神明似乎看中张凤玲一双温热的巧手,指点她从事煮食工作。製作鱼饼分3种张凤玲生产的鱼饼并非东海岸常见的“条状”鱼饼,而是一般市面看见的“薄片”鱼饼。而她製作的鱼饼分为3种,即偏鹹的西刀鱼鱼饼、偏甜的青蓝鱼鱼饼,以及可现买现吃的鱼饼。她的鱼饼与巫裔製作的鱼饼的不同之处在于她使用单一鱼类製作鱼饼,但其他业者则混杂使用各式鱼类来製作鱼饼,以致在味道及口感方面都难以与她的鱼饼相比。她的鱼饼强调真材实料,连许多巫裔吃过后都会返寻味。“我们最怕下雨天,一旦下雨,鱼饼就无法晒乾,全部都要报销,非常可惜。”她聘请了5名员工协助她生产鱼饼,一天只能生产60包左右,所以,一般食客若要大量购买,都需先向她订购。/副刊‧报导:梁国忠‧2013.07.27

相关推荐